冰心为梁实秋祝寿留墨

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去接你。——梁实秋
人到中年活成一枝花 民国最有烟火气的大家
冰心曾说“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便不能做人家的一…

1941年春,着名作家冰心从七星岗迁到郊外的歌乐山上居住。他们家的住址是歌乐山林家庙5号,坐落在一座小山坡上。冰心把林家庙这座独立的方方正正的土屋叫做“潜庐”,所谓“潜庐”者,乃是主人静伏的意思也。
冰心迁居歌乐山之后,经常造访“潜庐”的友人络绎不绝,尤其是周末,那更是“座上客不断,杯中酒常满”。有乘车来的,有坐轿来的,也有走路来的,如梁实秋、顾一樵、龚业雅、老舍、赵清阁、巴金、郭沫若、冯乃超等。冰心在《力构小窗随笔》中写道:“夜中一灯如豆,也有过亲戚的情话,朋友的清谈,有时雨声从窗外透入,月色从窗外浸来,都可以为日后追忆留恋的资料。”
梁实秋与冰心丈夫吴文藻,及龚业雅丈夫吴景超,是清华同班同学;而且,梁实秋、冰心、吴文藻、顾一樵、闻一多、许地山等,又是同船赴美的留学生,他们之间的友谊可以说是源远流长。梁实秋第一次上歌乐山来看望冰心时,冰心对他的到访非常高兴,一定要梁实秋去试一试他们睡的那张弹簧床。梁实秋躺上去一试,觉得真软,像棉花团一样。吴文藻告诉梁实秋,他们从北平出来什么也没有带,就带了这一张宽大笨重的钢丝弹簧床,因为,冰心没有这样的床她就睡不着觉。不过,梁实秋却觉得“潜庐”周围幽雅的环境更值得流连忘返,他在一篇文章中特别描述了那几十棵苍劲的松树:“秋声萧瑟,瘦影参差,还值得令人留恋。”
有一次,梁实秋乘车进城办事,途经歌乐山,没来得及下车聚叙,冰心知道了,心中老大不满,随即修书一封,向梁实秋发了牢骚:“你近来如何?听说曾进城一次,歌乐山竟不曾停车,似乎有点对不起朋友!”但两人的友谊却与日俱增。
冰心有时也下山去探亲访友,走得最频繁的是北碚。在歌乐山街上搭便车去北碚,她是“雅舍”的座上客。
1941年1月5日,梁实秋在北碚“雅舍”大宴宾客,庆贺他40岁生日,故旧新朋齐聚一堂,觥筹交错好不热闹。宴会后,梁实秋乘着酒兴,一定要冰心在他的一本册页簿上题字;那天,冰心也喝了两杯,趁着酒力略一思索便挥毫写道:
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便不能做人家的一个好朋友。
我的朋友之中,男人中只有实秋最像一朵花—
走笔至此,围观的朋友忽然爆发出一阵不平之鸣,有个叫顾毓珍的,竟大声吵嚷起来:“实秋最像一朵花,那我们都不够朋友了?”冰心微微一笑,心平气和地说:“稍安勿躁,我还没有写完呢!”于是她接下去写道:
虽然是一朵鸡冠花,培植尚未成功,实秋仍须努力! 庚辰腊八书于雅舍为实秋寿
冰心 梁实秋对冰心这幅题字极为珍爱,总是把它藏在身边,直到他在台湾病逝。
虽然歌乐山距北碚约40公里,除了相互登门拜访之外,梁实秋和冰心还书信不绝,这可能是因为梁实秋孤身一人在大后方,需要朋友的关怀吧。
金沙贵宾会平台登录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去接你。

——梁实秋

人到中年活成一枝花

民国最有烟火气的大家

冰心曾说“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便不能做人家的一个好朋友。我的朋友之中,男人中只有实秋最像一朵花。”

梁锡华也在《一叶知秋》中评论道:“有胡适先生的温厚亲切,闻一多先生的严肃认真,徐志摩先生的随和风趣。”人到中年一枝花,梁实秋的外貌不如民国四大美男,却是那个年代真正活出了味道的男人。

连高晓松在《晓松奇谈》里,也表达过,过往的文人墨客里,他最想成为的就是梁实秋。

▲ 胡适与梁实秋品茶 。

▲ 1962年,与余光中合影于寓中。

梁实秋是北平人,生于世纪初,那时还是光绪年间。他成长于中产家庭,习得诗书,进了清华,虽也出国留了学,但他仍是最具有中国性的文人。

除了散文出版量至今无人超越外,还将半数以上的大咖都收归知己圈,打造了一个圈友神话。徐志摩、老舍、冰心、沈从文、余光中、梁思成、闻一多……每一位,都与之交往深厚,不离不弃。

把诗意安放在风月里,将性情寄托在挚友处,让生活笼罩在烟火中,他是民国时代里,活得最有人味儿的大家。


人生本来如寄

何不“雅舍”做闲人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梁实秋被列入了黑名单。那夜,他写下遗嘱,逃往了开往天津的列车。后来辗转多地,来到重庆,为战时的后方编写中小学教科书,生活才稍微安定了点。

在那里,他与友人合买了一栋房子,梁实秋取名“雅舍”。

虽然名为雅舍,但连张像样的床都没有,物质十分匮乏。还时不时有空袭,命也是悬在半空中。但梁实秋却从中看到了江山风月,江山风月本无常主,他就自己当起了主人。

“雅舍”之陈设,只当得简朴二字,但洒扫拂拭,不使有纤尘。一几一椅一榻,酣睡写读。陈设虽简,梁实秋却乐得翻新布置。

雅舍建在半山腰,地势高,抬头可见明月,伸手可摘星辰。前面是稻田远山,后面是竹林水池。

梁实秋每日事毕,便从书堆里走出来,忽略敌机呼啸。站在山头,看星月皎洁,听四周犬吠,感微风轻拂。

舍前有两株梨树,等到月升中天,清光从树间筛洒而下,地上阴影斑斓,此时尤为幽绝。直到兴阑人散,归房就寝,月光仍然逼进窗来。

哪怕细雨蒙蒙之际,“雅舍”亦复有趣,推窗展望,俨然米氏章法,若云若雾,一片弥漫。

**梁实秋雅舍系列全5册金沙贵宾会平台登录,**

/ 老树画画 彩插收藏版 /

所有发生在雅舍的苦辣酸甜,都被梁实秋视为不可多得的经验,还把它写进了散文中。于是就有了今天要向您推荐的这套梁实秋雅舍系列全5册。

一字一句,都有真味。让当下浮躁的都市人群重新审视身边的美好与光明。享受人生而不沉湎,看透人生而不消极,不管世风如何浮躁,都尽量保持一份高雅、恬静和淡然。


当华语文学的经典邂逅老树画画

还你一份从容优雅

他说:人生在世,良辰美景,赏心乐事,随处皆是,只要把心胸敞开,快乐也会逼人而来。雨有雨的趣,晴有晴的妙,小鸟跳跃啄食,猫狗饱食酣睡,哪一样不令人看了觉得快乐?

他说:人在有闲的时候才最像是一个人。闲暇处才是生活。人类最高理想应该是人人能有闲暇,于必须的工作之余还能有闲暇去做人,有闲暇去做人的工作,去享受人的生活。

他说:人生,不过是一段来了又走的旅程,有喜有悲才是人生,有苦有甜才是生活。我们最重要的不是去计较真与伪,得与失,名与利,贵与贱,富与贫,好好地快乐度日,并从中发现生活的诗意。

他说:有时候,只要把心胸敞开,快乐也会逼人而来。快乐是一种心理状态。内心湛然,则无往而不乐。快乐是在心里,不假外求,求即往往不得,转为烦恼。人生贵适意,在环境许可的时候是不妨稍为放肆一点。

复杂的世界,梁实秋的文字堪称华语文学的经典,还你一份从容优雅。

以阔达的心境去面对如今这充斥着戾气的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