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全儿子堪称傻白甜,被俘后向敌人跪拜求生,还梦想着考秀才

从史料中可以看到,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从四十一岁进南京到五十二岁病死,在天王府中度过了昏庸腐败的十一年光阴。这十一年,他从未走出天京城门,很少过问前线太平军将士如何浴血奋战,朝政也懒得打理。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后宫…

提起我国历史上的末代君王,似乎每个人都命运不济,但相较之下,还是能分出高低的。想我大明崇祯帝朱由检,面对马上就要闯进内殿的农民军,没有屈辱投降,而是选择自缢于煤山,真正做到了“君王死社稷”,不仅受到大明遗民的深切感念,继起的大清朝也对他敬重有加,对他深表同情;甚至连外藩朝鲜也追思不绝,竟然将他的年号“崇祯”一直使用到了清末,最后一次出现居然是“崇祯二百六十五年”,堪称一个另类的世界之最!

从史料中可以看到,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从四十一岁进南京到五十二岁病死,在天王府中度过了昏庸腐败的十一年光阴。这十一年,他从未走出天京城门,很少过问前线太平军将士如何浴血奋战,朝政也懒得打理。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后宫享受上。

不过,凡事总有两面,崇祯帝几百年来受人扼腕悲叹,也有一些末代君王,生前身后都被人戳手指,公认的窝囊。其中最典型的两位,恐怕就是三国时的蜀汉后主刘禅和五代十国时的南唐后主李煜了。刘禅小名“阿斗”,结果流传后世的一个固定搭配,就是“扶不起的阿斗”!而当得知曹魏大军攻进蜀中后,他没有过多的抵抗,直接奉表投降,后来还闹出了“此间乐,不思蜀”的笑话,让人既想笑又觉得可悲。

洪秀全自毁天国大业,撒手而去。他的儿子战乱中“继位”,结局与他可谓天上地下。

而李煜的状况虽然较刘禅有所不同,却是耽于填词享乐,北宋大军压境之际,也只能是奉表投降,其后心爱的妃子被君臣所辱而不得声张;虽被誉为“千古词帝”,写出了“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流芳之句,却因此也激怒北宋太宗赵光义,落了个赐牵机药鸩杀的悲惨下场。

太平天国运动形成气候后,洪秀全的儿子洪天贵福在襁褓中被立为幼主。太平军攻下南京并将其变成天国的天京,洪天贵福是在天京的人间小天堂中长成少年的。

不过,你觉得他们已经够窝囊了?非也,他们还不足以领衔最窝囊末代君王的排行榜。

作为洪秀全铁定的继任人,这位娇生惯养的“太子”却不爱学习,而是喜怒无常,经常摔砸宫内物品,生活奢侈无度。

1864年10月25日,太平天国第二位也是最后一位国君、幼天王洪天贵福,在逃亡至江西石城荒山时,被清军抓住,当了俘虏。接下来,他完美地演绎了一个最窝囊末代君王的极限。

洪天贵福1849年11月出生于广东,原名“洪天贵”。洪秀全后将其改为洪贵福,再后来又改成洪天贵福。

那么,作为天王洪秀全的长子,在153年前,究竟做了哪些荒唐可笑的事情?他为什么会做出如此不着调的举动?匪夷所思的背后,他又得到什么样的下场呢?

想要“贵福”,洪秀全却不让儿子读四书五经,只准从小看由他写的各类“天书”,洪天贵福长到十多岁了,还形同弱智。


1856年,洪秀全幕后导演的“天京事变”致使太平天国一跌不振。八年后的6月1日夜,洪秀全病死,洪天贵福继位,称为“幼天王”。

长于深宫中 教育奇葩多

此时,天京城已被围许久。父亡城危,一个不满16岁的无知少年被推上漏船舵手的岗位,局面可想而知。

洪天贵福是洪秀全的长子,1849年11月23日他出生的时候,还只是叫洪天贵,父亲也只是大清朝一个四次科考都不中的落魄书生。然而,仅仅1年后,洪秀全就发动了金田起义,建立太平天国。

于是,一切朝政大事全由信王洪仁发、勇王洪仁达、幼西王萧有和及安徽歙县人沈桂四人执掌,洪仁达并管银库及封官钱粮等事,兵权由忠王李秀成总管,就连诏书也是他们弄好了交给洪天贵福颁布。

1853年3月,在洪天贵还不到3岁半的时候,太平军攻克江宁(今南京),天王洪秀全很快宣布定都金陵,改名天京。

没多久,湘军大炮轰塌了天京太平门城墙,杀红眼了的兵丁挥舞刀枪蜂拥而入。在宫楼上的洪天贵福望见湘军入城,吓得丢下家眷就跑,后被李秀成派来的人接入忠王府。

此时,洪天贵的身份,已经由一位村间的稚童,扶摇直上称为太平天国的幼主!

当天夜里,忠王李秀成、尊王刘庆汉等率千余人扮成清军,护卫洪天贵福从太平门缺口处突围。

然而,对于年幼的洪天贵来说,此时的荣华富贵他还感触不深,可自己的亲妈、天王洪秀全的原配妻子赖莲英,却被父亲封为“又正月宫”,啥意思呢?就是第二个老婆,亲妈变后妈了!

然而,突围的人还没有全部冲出,湘军就截杀过来。危急时刻,李秀成将自己的好马让给洪天贵福骑,他自己不幸被俘。尊王刘庆汉拼死杀出一条血路,洪天贵福等人才得以脱身。

原来,洪秀全自封为上帝的二儿子,“正月宫”当然就只能在天堂里了,大老婆也按序退居第二了。

洪天贵福一行人狼狈逃至皖南广德。在湖州的干王洪仁玕得知消息后,赶到广德觐见幼天王。众人商议后,决定前往江西抚州、建昌与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会合,然后取道湖北进军陕西,再图大业。1856年8月末,洪天贵福、洪仁玕等人开始向江西进发。

奇葩的是,洪秀全还严防男女之私,禁止洪天贵与妈妈见面,导致他想要妈妈的时候,只能背着父亲,偷偷相聚一两个小时。

这时,这支太平军尚有十二三万之众,不料没走多远,重要将领堵王黄文金便在宁国中炮身亡,队伍立时没了士气。

定都天京后,洪秀全就一直呆在金碧辉煌的天王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成天跟后妃厮混,研究他那些荒诞不经的教义。洪天贵也跟着父亲,结束了他婴孩时期的颠沛流离,就在深宫大院中,度过了自己孩童到少年的十几年时光。

面对清军的围追堵截,洪天贵福的队伍很快被打散,他将自己的头发剃成清民一样,东躲西藏。

6岁时,洪天贵开始读书,但洪秀全给他选的启蒙老师,并不是博学鸿儒,而是比他大个十岁左右的女官。原因很简单,洪秀全的宫中,不能有别的男人进出,全部都是女流。后来,

愚笨的“幼天王”没人引导,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走,数次撞见清兵。1864年10月25日,终于在江西石城荒山之中被清军俘获,随即被押入清军席宝田部兵营,很快身份暴露。

洪秀全还给洪天贵写有《十救诗》,包括“妈别崽”、“姊别弟”、“哥别妹”、“嫂别叔”等内容,告诫洪天贵“遵此十救诏习炼,上天常生福长悠”,严防男女混杂。哎,诚一派胡言。

被俘之后,洪天贵福相继在清军大营、押解途中和南昌留下了多份亲笔自述、诗句和口供。除了提供了一些太平天国内部实情外,其表现出的懦弱无知和卑躬屈膝,很难让人相信洪秀全有这么一个毫无骨气的儿子。

至于学习的内容,洪秀全也不走寻常路。中国的传统文化经典,洪秀全一律斥为“妖书”,严禁洪天贵接触。那么,他又给儿子准备了什么好教材呢?洪天贵从小读的,都是太平天国自己刊行的《十全大吉诗》、《幼学诗》、《太平救世诏》等,而这些只是解释拜上帝教基本理论的低级读物,根本狗屁不通。这么读下去,不仅学不到什么知识,反而是逻辑混乱,没有半点头绪了。

据说在南昌江西巡抚衙门受审时,洪天贵福将太平天国的事情统统推在洪秀全和洪仁玕、李秀成等人头上:“那打江山的事都是老天王做的,与我无干。就是我登基后,也都是干王、忠王他们做的。”

可是,自打进入天京城后,洪秀全就志得意满起来,不仅给儿子的名字加了个“福”字,变成洪天贵福;还动辄就是:“爷哥朕幼坐天堂,永普照万方万洋”。什么意思呢?在洪秀全的意境里,“爷”就是他的爸爸,上帝耶和华(他亲爹洪镜扬哭晕在厕所);“哥”就是他大哥,耶稣(他亲大哥洪仁发、二哥洪仁达也哭哭);“幼”就是自己的长子,太平天国幼主洪天贵福。既然有上帝和耶稣的保佑,可以永远坐天下,又何必费尽心力,去学那些他自己都搞不懂的知识呢?呵呵哒。

他还借机表达了自己愿作大清顺民的乞求:“广东地方不好,我也不愿回去了。我只愿跟唐老爷到湖南读书,想进秀才的···”。

于是,在这个“人间天堂”里,洪天贵福按照父亲洪秀全的奇思妙想,按部就班地成长着。9岁时,数不清有多少个妃子的洪秀全,给儿子洪天贵福安排了4个老婆,都称为幼娘娘。

洪天贵福在这里提到的唐老爷名叫唐家桐,是奉清廷之命押解洪天贵福到南昌的差使。押解途中,唐家桐对洪天贵福加以利诱,哄骗洪天贵福说出实情。洪天贵福不明真相,已经将唐家桐视作可以信赖的救命稻草。


他对唐家桐说:“我先是幼天王,今是跟老爷的人。我做唐老爷弟弟。我年轻,唐老爷待我好,我就放心了。”

“天堂梦”破灭 走投却无路

不仅如此,洪天贵福还给唐家桐写过几首打油诗,其中表示:“如今跟哥归家日,回去读书考秀才。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德辅清朝。清朝皇帝万万岁,乱臣贼子总难跑。···”

然而,自吹出来的天堂并没有那么美好,很快就充满了血腥味。1856年天京事变,昔日的兄弟手足顿成仇寇,天京城内血流成河,股肱大将石达开也愤而出走,带走大批精兵锐卒,太平天国元气大伤,形势急转直下。

洪天贵福想考秀才、不做“长毛”,只是美梦而已。清朝廷根本不会放过洪秀全的儿子。

可深宫中的洪秀全并没有当回事,呆在温柔乡里,研究着他的千秋大梦。

江西巡抚沈葆桢曾说:“洪福瑱黄口小儿,无足介意,惟洪秀全窃号十有余岁,流毒十有余省,遗孽犹在,则神奸巨憝倚其名号,足以挥召群凶。”

1860年起,洪秀全下诏,洪天贵福可以用幼主的名义,发布诏旨。

幼稚的洪天贵福以为,自己被抓住后表现得这么老实、什么都供认了,或许会免除一死,可是,清廷最后的命令是:“该犯系洪秀全之子,妖魔小丑,漏网余虫,不值槛送京师。着在江西省城凌迟处死,以快人心。”

此时,太平天国的颓势已经很明显了,虽然有李秀成、陈玉成、洪仁玕等人临危受命,但终究独木难支,回天乏力。

就在洪天贵福写完“清朝皇帝万万岁”这首诗的第二天,1864年11月18日,他被清军兵士绑上牛车,四根长钉将他的四肢与牛车上的木桩钉在了一起,一路惨叫着押解到市曹,被刽子手凌迟处死。

1864年6月1日,宅了十几年的洪秀全病逝。6日,年仅15岁的洪天贵福继位,称为“幼天王”。然而,当时的天京城破在即,局面根本就不是洪天贵福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所能应对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7月19日,湘军轰塌天京太平门城墙20余丈,蜂拥而入。在宫楼上的洪天贵福望见湘军入城,丢下几百个后妈和4个老婆就跑,后来被忠王李秀成派来的人接入忠王府。

当天夜里,天京城陷落,李秀成、尊王刘庆汉等只好率千余人假扮清军,护卫着洪天贵福从太平门缺口处突围。

然而,还没等他们的人全部冲出去,湘军就发现了异常,随即截杀过来。危急时刻,一心为主的李秀成将自己的好马让给了幼天王洪天贵福,结果却在混战中与洪天贵福失散,不久被俘。幸得尊王刘庆汉拼死杀出一条血路,洪天贵福等人才得以脱身。

洪天贵福一行人狼狈逃至皖南广德,在湖州的干王洪仁玕得知消息后,赶到广德觐见幼天王。众人商议后,决定前往江西抚州,与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会合,然后取道湖北进军陕西,再图大业。

8月末,洪天贵福、洪仁玕等人开始按计划向江西挺进。此时,这支太平军尚有十二三万之众,不料没走多远,重要支柱堵王黄文金便在江西宁国中炮身亡,太平军士气更为低迷。面对清军的围追堵截,太平军败多胜少,伤亡惨重,兵越打越少。后来,太平军在江西湖坊一带再受重创,誉王李瑞生被擒,宗王谭乾元、谭庆元等倒戈。

当太平军残部行至石城境内杨家牌,人数已不足万人。当夜三更时分,清军突然出现,太平军猝不及防,四散溃逃。洪天贵福与干王洪仁玕走散,惊慌之中跌入一个深坑,暂时逃过一劫。

待清军过去后,惊魂未定的洪天贵福躲进了山中,流浪多日后,他还是没有任何头绪,不知道该怎么走,往哪走。

10月25日,又饿又渴、面容憔悴的洪天贵福,在江西石城荒山中被清军抓获,终于身份暴露,结束了自己的逃亡生活。

接下来,按照目前留下来的洪天贵福口供和自述,他表现出来的懦弱无知和卑躬屈膝令人瞠目结舌!


创窝囊纪录 却受了酷刑

被俘之后,洪天贵福相继在清军大营、押解途中和江西南昌,留下了多份亲笔自述和口供。除了一些珍贵史料外,脑回路实在是惊人。

在江西巡抚衙门受审时,洪天贵福将太平天国的事情,统统推到洪秀全和洪仁玕、李秀成等人头上,他说:“那打江山的事都是老天王做的,与我无干。就是我登基后,也都是干王、忠王他们做的。”还诚恳地表达了自己愿作大清顺民的殷切希望:“广东地方不好,我也不愿回去了。我只愿跟唐老爷到湖南读书,想进秀才的。是实。

洪天贵福想跟的这个唐老爷,又是谁呢?原来,这个唐某人是奉命押解他到南昌的。显然,在押解过程中,他哄骗了洪天贵福,而洪天贵福也天真的将唐某人视作可信赖可依靠的人。于是,洪天贵福就留下了这样不堪入目的话:“我先是幼天王,今是跟老爷的人。我做唐老爷弟弟。我年轻,道理我有些不晓,望大人老爷怜我年幼,莫怪我。今蒙唐老爷待我甚好,我就放心了。

不仅如此,洪天贵福还给唐某人写过几首打油诗,其中一首写道:“老爷识见高,世世辅清朝。文臣兼武将,英雄盖世豪。”另有一首稍长些,内容却也更为荒唐可笑:“跟到长毛心难开,东飞西跑多险危。如今跟哥归家日,回去读书考秀才。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德辅清朝。清朝皇帝万万岁,乱臣贼子总难跑。如今跟到唐哥哥,惟有尽弟道恭和。多感哥哥厚恩德,喜谢哥恩再三多。

然而,不管洪天贵福如何无知,颠三倒四,哪怕他再卑躬屈膝,清政府也不会放过他。江西巡抚沈葆桢便说道:“洪福瑱(清政府把洪天贵福的名字误传为洪福瑱)黄口小儿,无足介意,惟洪秀全窃号十有余岁,流毒十有余省,遗孽犹在,则神奸巨憝倚其名号,足以挥召群凶。

于是,就在洪天贵福写完“跟到长毛心难开”这首诗的第二天,也就是1864年11月18日,他被沈葆祯下令凌迟处死,这时,离他16岁的生日还差5天。

悦史君点评:应该说,洪天贵福被俘后的表现是窝囊的,奇葩的,然而,他的悲剧不是他自己的选择,因为跟着那么一个满脑子乱七八糟的老爸、混乱不堪的局势,他自己本身就是个悲剧。虽然他把最窝囊的一面都显露无疑,给无数人看笑话,但终究难逃一死,而且还是古代最残酷的极刑,凌迟。悦史君觉得,为这个15岁的少年心痛。在我们这个年代,15岁是个多么美好的年龄,有无数的憧憬和未来,而对于洪天贵福,却是受尽屈辱后、极痛苦的死路一条。悲哀啊,只希望他能在另一个世界,找到一个好的归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