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被宰相折磨得面庞消瘦,侍臣建议罢黜他,皇帝却说:这是好事

原标题:皇帝被宰相折磨得面庞消瘦,侍臣建议罢黜他,皇帝却说:这是好事

韩休,字良士,京兆长安人,唐朝宰相,凤阁舍人韩大敏之侄。

文/格瓦拉同志

韩休制举出身,后被举为贤良,历任左补阙、主爵员外郎、中书舍人、礼部侍郎、虢州刺史、工部侍郎、尚书右丞。

唐玄宗即位之初颇有明君之相,不仅宵衣旰食、勤于政事,而且对于大臣们的直言劝谏,往往也能虚心接受、及时改正,由此使得人人自励、政事清明,仅用了十余年时间便缔造“开元盛世”。开元年间(713-741年),由于玄宗的虚心纳谏,唐朝出现了一大帮敢于犯言直谏的诤臣,其中最有名者当属宰相韩休。

733年,韩休受到中书令萧嵩的举荐,担任黄门侍郎、同平章事。他生性刚直,数次犯言直谏,因与萧嵩产生矛盾,被罢为工部尚书。后加太子少师,封宜阳县子。

图片 1

739年,韩休病逝,追赠扬州大都督,谥号文忠。

韩休是玄宗朝极有名的诤臣

1人物生平早年经历

韩休出身于名门望族昌黎韩氏,以制举入仕,由于为官清廉、敏于治事,从“芝麻绿豆”般的小官桃林县丞,逐渐升迁至任左补阙、主爵员外郎、中书舍人、礼部侍郎、虢州刺史、工部侍郎、尚书右丞等职,终在宰相萧嵩(中书令)的推荐下,于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出任宰相(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韩休年轻时精通词学,后考中制举,累迁至桃林县丞。

韩休生性耿直、忠于职守,凡认为正确的事情必定会据理力争,就算是得罪上司也毫不畏惧。早在担任虢州刺史的时候,韩休便因顶撞宰相张说而闻名天下。虢州地处长安与洛阳之间,经常要承担皇帝往来其间的粮草赋税,由于负担沉重,往往令当地百姓苦不堪言。等到韩休出任刺史后,便向朝廷上奏,请求将该地承担的粮草赋税同周边其他州郡平均分摊,结果被宰相张说驳回。

累职升迁

图片 2

710年,李隆基被立为皇太子。当时,韩休被举为贤良,并到东宫回答有关国政的策问,与校书郎赵冬曦被定为乙等,擢升为左补阙。

韩休担任刺史时,便敢于顶撞宰相

712年,李隆基继位,是为唐玄宗。此后十余年,韩休也由左补阙累获升迁,历任吏部主爵员外郎、中书舍人、礼部侍郎,兼知制诰。

韩休见奏请被驳回,倔驴脾气发作,便再次上表请求。此时僚属赶紧过来劝阻,称这样做会得罪张相爷,对韩刺史的仕途不利。结果韩休听后根本不以为意,反而大义凛然地说到:“作为刺史却不能帮助百姓去除弊政,这父母官还怎么当?若因此得罪,我也心甘情愿。”(休曰:“为刺史不能救百姓之弊,何以为政!必以忤上得罪,所甘心也。”见《旧唐书·韩休传》)朝廷听闻此事后,便准许韩休的奏请。

724年,山东地区发生旱灾,唐玄宗遂命韩休与黄门侍郎王丘、中书侍郎崔沔等五名中枢官员补任州刺史。其中,韩休出任虢州刺史。

韩休入朝为官后,更是以诤臣魏征为榜样,但凡发现皇帝有“出格”的言行,必定会犯言直谏,就算是跟皇帝争得脸红脖子粗,引得后者大怒,也丝毫不会退缩。唐玄宗对韩休的言辞切直感觉很头疼,所以每次发现自己稍稍有“出格”的言行时,便会小心翼翼地问左右侍从:“韩休知道此事吗?”结果往往是话音刚落,韩休规劝的谏疏便已送达,皇帝唯有苦笑而已。

后来,韩休因母亲去世,离职归乡,并要求依礼制守孝,得到唐玄宗的批准。丧满后,韩休出任工部侍郎,兼知制诰,又改任尚书右丞。

休峭鲠,时政所得失,言之未尝不尽。帝尝猎苑中,或大张乐,稍过差,必视左右曰:“韩休知否?”已而疏辄至。引文同上。

担任宰相

图片 3

733年,侍中裴光庭病逝。唐玄宗让中书令萧嵩推举朝臣,以接任侍中,萧嵩便推举韩休。韩休因此被任命为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成为宰相,又加银青光禄大夫。

韩休经常顶撞玄宗,让后者很头疼

起初,萧嵩认为韩休生性柔和,易于控制,因此推荐他拜相。不料,韩休主政后,刚直不阿,对萧嵩的意见多有矫正,因此与萧嵩不和。宋璟叹道:“没想到韩休竟能如此,这真是仁者之勇啊。”

某天,唐玄宗又被韩休“折磨”了一次,心情糟糕至极,一边拿起镜子来瞧自己的容貌,一边唉声叹息。旁边有侍从看出皇帝的心思,便跟皇帝讲:“自从韩休拜相后,陛下没有一日感到过快乐,以至于面容消瘦、神情憔悴,连臣等看的都揪心不已。韩休既然如此咄咄逼人,陛下为何不将其贬谪呢?”

同年十月,韩休又与萧嵩在唐玄宗面前争论,并当面指责萧嵩。萧嵩为此请求退休。唐玄宗很不高兴,将二人一同罢相,改任萧嵩为尚书左丞相。韩休则改任工部尚书。

唐玄宗听后苦笑一声,然后回答到:“尔等懂什么?自从韩休拜相后,朕的面容的确是消瘦许多,可却富了国家、肥了天下,这难道不是好事么?萧嵩奏事时倒是每每迎合朕意,可朕每次退朝后却寝食难安;韩休奏事时每每廷争面折,但朕在退朝后却能睡得安稳。朕拜韩休为相,为的是天下黎民百姓啊!”侍从们听后,全都称颂皇帝圣明。

晚年生活

图片 4

736年,韩休加授太子少师,封爵宜阳县子。

韩休虽然屡屡顶撞玄宗,但后者仍敬重他

739年,韩休病逝,终年六十八岁,追赠扬州大都督,赐谥文忠。

(玄宗)尝引鉴,默不乐。左右曰:“自韩休入朝,陛下无一日欢,何自戚戚,不逐去之?”帝曰:“吾虽瘠,天下肥矣。且萧嵩每启事,必顺旨,我退而思天下,不安寝。韩休敷陈治道,多讦直,我退而思天下,寝必安。吾用休,社稷计耳。”引文同上。

762年,唐肃宗又追赠韩休为太子太师。

可话虽然这么说,但玄宗终究没有太宗的度量,在忍耐韩休多时后,终于还是将其“拿下”。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十月,韩休在朝堂议事时跟萧嵩产生冲突,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渐渐地便吵得不可开交。萧嵩气不过,便向皇帝请求退休。面对咄咄逼人的韩休,玄宗勃然大怒,下令将二人“各打五十大板”,全都罢免宰相,此时距韩休拜相还不到一年时间。

2轶事典故奏请均赋

图片 5

虢州位于西都长安与东都洛阳之间,皇帝时常移驾经过,供应舆驾的粮草赋税极重。韩休担任虢州刺史后,上奏朝廷,请求平均分摊赋粮于其他州郡。中书令张说将他的奏表驳回,道:“如果独免虢州,就要移给其他的州,你这是刺史在谋取私惠。”韩休再次上表请求。僚吏劝道:“您这会违逆宰相之意。”韩休答道:“作为刺史不能救百姓之弊,何以治政!若因此得罪,我也心甘情愿。”最终,朝廷同意了韩休的请求。

韩休与萧嵩在朝堂上争吵,被皇帝同时罢相

犯言直谏

韩休罢相后,先是出任工部尚书,渐渐地便退居闲职,彻底失去皇帝的信任。韩休心灰意冷,此后鲜有面折庭争的表现,大部分时间里都缄口不言,当起了太平官僚。七年后(740年),韩休薨逝,终年68岁。韩休去世后,玄宗倍感内疚,下令追赠其为扬州大都督,赐谥文忠,聊表奖赏之意。

韩休拜相后,万年县尉李美玉获罪,唐玄宗特命将其流放岭南。韩休谏道:“李美玉只是一个小官,所犯的也不是大罪。如今朝廷有大奸,尚且未被惩处,怎能流放这么一个小官。金吾大将军程伯献依恃恩宠,贪图财利,住宅车马,多有僭越。臣请先惩处程伯献,再治李美玉之罪。”唐玄宗不同意。韩休坚持道:“李美玉这样的小官都不能容,那么像程伯献这样的巨猾怎能不问!陛下如不惩处程伯献,臣便不会流放李美玉。”唐玄宗认为韩休恳切率直,便同意了他的请求。

史料来源:《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韩休为相

责任编辑:

韩休生性耿直,常谏言时政得失。唐玄宗每次稍有过失,便问左右侍从:“韩休知道吗?”话音刚落,韩休规劝的谏疏就已送到。后来,唐玄宗闷闷不乐。侍从道:“自从韩休拜相,陛下没有一天欢乐,为什么不将他贬谪呢?”玄宗道:“我虽然瘦了,但国家却富裕了。萧嵩每次奏事,都会顺着我的意思。我退朝之后,常睡不安稳。韩休多次谏言,我退朝之后,反而睡得安稳。我用韩休为相,是为国家社稷考虑。”

3人物评价

张说:韩休之文,有如大羹玄酒,虽雅有典则,而薄于滋味。

崔群:玄宗初得姚崇、宋璟、卢怀慎、苏颋、韩休、张九龄则治,用宇文融、李林甫、杨国忠则乱,故用人得失,所系非轻。

刘昫:①
休性方直,不务进趋,及拜,甚允当时之望。②魏知古、卢怀慎、源乾曜、李元纮、杜暹、韩休、裴耀卿,悉蕴器能,咸居宰辅。或心存启沃,或志在荐贤,或出爱子为外官,或止屯田于关辅,或不受蕃人之赂,或坚劾伯献之奸,或广漕渠以充国用:此皆立事立功,有足嘉尚者也。

司马光:上即位以来,所用之相,姚崇尚通,宋璟尚法,张嘉贞尚吏,张说尚文,李元纮、杜暹尚俭,韩休、张九龄尚直,各其所长也。

4个人作品

《全唐诗》收录有其诗三首:《奉和御制平胡》、《奉和圣制送张说巡边》、《祭汾阴乐章》。

《全唐文》收录有其文十篇:《驾幸华清宫赋》、《奉和圣制喜雨赋》、《授杜暹等侍御史制》、《授皇甫翼等监察御史制》、《授郑虚心监察御史制》、《封张嘉贞河东县男制》、《唐金紫光禄大夫礼部尚书上柱国赠尚书右丞相许国文宪公苏颋文集序》、《梁宣帝明帝二陵碑》、《赠□州刺史韦公神道碑》、《惠宣太子哀册文》。

5家庭成员父亲

韩大智,官至洛州司户参军。

兄弟妻子儿子

韩滉,官至左仆射、同平章事。

韩□,官至京兆府录事参军。

6墓葬发现

韩休与夫人柳氏的合葬墓位于西安市长安区大兆街办郭庄村,于2014年发现,该墓深约11米,坐北向南,墓道至墓室总长约40米,由长斜坡墓道、4个过洞、5个天井、甬道和墓室组成,虽然遭到严重盗扰,但墓葬形制基本完整。在发掘中,发现墓道、过洞、天井部分仅在墙面隐约有白灰层以及红色影作木构痕迹,过洞仅存一个壁龛未被盗掘,出土陶俑若干。

7史籍记载

《旧唐书·卷九十八·列传第四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五十一》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二·唐纪二十八》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三·唐纪二十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