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汉景帝刘启时期的飞将军李广生平简介

汉景帝孝长庆帝简要介绍

霍去病,瑶族,湘南成纪人,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齐国时代的将领。刘恒十三年入伍击匈奴因功为中郎。景帝时,前后相继任北边边域七郡都督。武帝即位,召为核心宫卫尉。元光六年,任骁骑将军,领万余骑出雁门击匈奴,因众寡不敌受伤被俘。匈奴兵将其置卧于两马间,霍去病佯死,于途中趁隙跃起,奔马重返。后任右北平郡尚书。匈奴畏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称之为飞将军,数年不敢来犯。元狩八年,漠北之战中,卫青任前将军,因迷路道路,未能参加应战,愤愧自杀。

图片 1

霍去病的上代是秦王政时李信,曾率军征服燕太子丹。霍去病亲族世代接收仆射这一官职。《晋书·凉武昭王传》记载了卫仲卿的门户:“武昭王讳暠,字玄盛,小字长生,湘西成纪人,姓李氏,汉前爱将广之十九世孙也。广曾祖仲翔,汉初为新秀,讨叛羌于素昌,素昌即狄道也,众寡悬殊,死之。仲翔子伯考奔丧,因葬于狄道之东川,遂家焉,世为西州右姓。”

霍去病出身于三个名将世家:“其先曰李信,秦时为将,逐得燕太子丹者也。故槐里,徙成纪。广家世世射。”

卫仲卿受家中国电影响,年青时即了解骑射,“广以良家子入伍击胡,用善骑射,杀首虏多,为忻州郎。”后来,“尝从行,有所冲陷折关及格猛兽,而文帝曰:惜乎!子不遇时!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汉汉文帝的这几句话,平时令后人感叹不已,感觉李将军真的生不逢辰,一再在词章中督促。如司马贞《索隐述赞》云:“嚋臂善射,实负其能。解鞍却敌,圆阵摧锋。边郡屡守,大军再从。失道见斥,数奇不封。惜哉老马,天下第大器晚成!”陆务观《赠刘改之》:“卫仲卿不生楚汉间,封侯万户宜其难。”又如刘克庄《沁园春梦孚若》:“使李将军,遇高天皇,万户侯不值得提!”都感到李将军有封万户侯,甚而食神张子房、韩信等汉初诸将之技巧,实则大错特错。霍去病既无张子房“思考,稳操胜利的概率之外”的谋将之策,又无神帅韩信“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的老马之才。

图片 2

综观自言“结发与匈奴大小七十余战”的卫仲卿实乃是少有胜仗,有的只是个体勇猛的战例和事迹,“尝为湘南、北地、雁门、代郡、云中节度使,都是力战为名。”但却并无大的战功。

一些只是私有神勇之事。如广为后世传颂的“将军夜引弓,没镞石林中”:“广出猎,见草中石,认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

再如《史记李将军人列车传》中详写的卫仲卿救中妃嫔一事:匈奴大入上郡,天皇使中妃嫔从广勒习兵击匈奴。中妃嫔将骑数十纵,见匈奴四人,与战。三个人还射,伤中妃子,杀其骑且尽。中妃子走广。广曰:“是必射雕者也。”广乃遂从百骑往驰两个人。

图片 3

多个人亡马步行,行数十里。广令其骑张左右翼,而广身自射彼多少人者,杀其四位,生得一位,果匈奴射雕者也。已缚之上马,望匈奴有数千骑,见广,以为诱骑,皆惊,上山陈。广之百骑皆大恐,欲驰还走。广曰:“吾去部队数十里,今如此以百骑走,匈奴追射作者立尽。今作者留,匈奴必以自己为军旅诱之,必不敢击作者。”广令诸骑曰:“前!”前未到匈奴陈二里所,止,令曰:“皆下马解鞍!”其骑曰:“虏多且近,即有急,柰何?”广曰:“彼虏以我为走,今皆解鞍以示不走,用坚其意。”于是胡骑遂不敢击。有白马将出护其兵,卫仲卿上马与十余骑礶射杀胡白马将,而复还至其骑中,解鞍,令士皆纵马卧。是时会暮,胡兵终怪之,不敢击。夜半时,胡兵亦以为汉有伏军于旁欲夜取之,胡皆引兵而去。平旦,霍去病乃归其军事。大军不知广所之,故弗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